維也納・ 第一頓早餐 Café Central

我們坐在知名的 Café Central 一處陽光明媚又方便進行人間觀察的絕佳位置。一邊品嚐著以維也納標準來說還蠻好吃的可麗餅,並努力消化著實在有些過甜及不小心誤點添加了酒精的咖啡飲品。
 
V:不過為什麼這家咖啡廳這麼出名啊?
A:一定是跟巴黎的花神還有雙叟咖啡一樣,因為歷史名人常常來所以紅的啊。

(以上為吃貨V&A不學無術的對話)

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太過淺薄,這邊再說一點小故事好了。

  1. 這間於1876年開業的咖啡廳,前身其是銀行及證卷市場大樓。我以後要是開銀行也要蓋得像古靈閣這麼漂亮!(下輩子)
     
  2. 不同於常客以文豪及藝術家為主的巴黎花神及雙叟茶館,維也納的中央咖啡當年的常客以政客及西洋棋手聞名。比方說列寧啦,以色列國父 Theodor Herzl啦。難怪奧地利人講德文不講法文(?)
     
  3. 巴黎雙叟和花神咖啡館的知名常客則是海明威,畢卡索,加繆,西蒙波娃。雖然建築沒有維也納中央咖啡威,但絕對比較ㄎㄧㄤ,喔我是說浪漫。
     
  4. Café Central 的建築物本身則叫”Palais Ferstel”,不過不是因為曾經讓什麼王公貴族住過。純粹是跟著它的建築師 Heinrich von Ferstel 而命名。
     
  5. 奧地利建築師 Heinrich von Ferstel 的作品裡,除了這兒之外,另外還有在A 的口袋名單上但這次沒有時間去的MAK (Museum of Applied Arts Vienna)。噢,不過我們去了棒棒的布達佩斯 Museum of Applied Arts 這個下次再寫。

嘿,這就是我們陽光明媚的絕佳位置,旁邊還有各大維式傳統咖啡館都會出現的報章夾,喜歡 <3

根據專業熱情維也納當地伴遊 J的解說,維也納的咖啡廳沙龍文化不像東京貴婦少女群聚閒聊的場所,也和巴黎潮人自由業者帶著電腦塞著耳機工作的咖啡館不同。
他們有著將工作會談帶到咖啡館進行的習慣,因此咖啡廳裡經常可見穿西裝打領帶的男士在這兒喝茶吃東西,不少咖啡館還有著營業到深夜的習慣。
V和我幾天下來造訪了不少間傳統式的咖啡館,果真其中紳士的數量遠比女孩還多,簡直太棒了啊!

挑高的天井和拱形建築古靈閣 <3

好喜歡這種半圓形圍繞式靠窗的沙發座椅。巴黎因為地小人多,咖啡廳很難有這麼霸氣的座位…

除了咖啡廳本身外,往後鑽入侍者們端茶水的門後,還有一處可一窺當年銀行建築的小天地。

我們去的那一天後方的空間其實並沒有開放,不過咖啡廳的小哥還是說我們能去瞄上一眼(他以「那有什麼好看的真奇怪」的眼神望著我們),這個漂亮的拱形落地窗後就是大家點餐喝茶的 Café Central。

可麗餅的份量不大,但以維也納美食標準來講,這份餐點還算是蠻不錯的。

甜死人不償命的 Chai Latte。連嗜甜的 Vvn到最後也表示鎖喉無法完食。

然後點餐地雷王A在點餐時翻錯頁菜單,不慎點到了添加liquer的招牌咖啡。第一口:喔喔這奶泡打的真好喝!第二口:….嗯?這味道是….好吧我怕酒也沒完食。

咖啡館的正中央擺了一座三角鋼琴,客人隨意地把大衣(有點好看)放上去,靠坐在邊上。喔啊這不就是觀光客想像中的音樂之都維也納風情嗎!

Gucci 的廣告太美了拍一張

尾巴商行的小兔子別針也太美了拍一張 <3

每天都想這樣挑選早餐啊。

入口處。不太確定這是不是從前銀行的正式入口,這棟建築前後經過多次維修改建,咖啡館的位置也換過。


 
P.S. 我們一邊旅行還一邊在每晚睡死前替尾巴商行更新了網站🐇


 


*Photos by Vvn & 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