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slider

四国島根県,陶藝師:安部太一。如詩山水、茶點、手作陶器。

2016年的四國旅程,在記憶中蒙上了一層詩的面紗。這裡指的不是瀨戶內藝術祭的小島們,而是距離海邊有一段距離,位於四國北境的島根縣松江。

初次見到陶藝師安部太一是在東京調布市多摩川紅葉市集,在此之前與他的交集算是神交,先是在同年三月造訪京都的鍵善良房藝廊裡見到盛著和菓子的小皿,再訪東京時恰巧碰見他在大江戶市集出展,搭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車抵達現場,卻發現他的作品早在活動開始一小時內賣光了九成。含恨離開時說好了下次要直接造訪安部先生位於島根縣的工作室 – 地理交通常識嚴重不足的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四國其實很大,這個錯誤的認知造成後來一趟當天來回十小時的列車旅程,卻意外地成了整趟四國旅途之中最難忘的回憶。

還記得在前往大江戶市集的前一晚,為了確認安部先生確實會出展而仔細研讀了市集的官方網站介紹,其中關於安部太一的介紹是這樣的:如同詩人一般的陶藝家。而搭上清晨的火車從岡山前往松江的路上發覺,沿途車窗外整片的山水人物乃至空氣都成一首詩了。

面對來自我的種種突發拜訪情況,安部先生一家仍展現出了最友善的款待,開車到松江車站迎接,準備好美味的抹茶與和菓子款待不速之客,告訴我在松江地區一代,看似正式的抹茶和和菓子就是日常的一部分。

整趟旅途看似漫長,其實卻是只在安部先生的工作室裡待了二小時,一段極短暫行程。工坊內除了正在等待乾燥的陶胚,因天氣過濕過冷等因素而必須重新製作的器皿,從河邊摘來裝飾在瓶內的花朵外,讓人注意到還有一台小小的音響和倚在書櫃旁的吉他。

1975年島根縣出生的安部太一,在06年回到陶藝師父親身邊開始陶藝活動前,二十代的人生是在東京以音樂人的身份活躍著。2010年於松江開創獨立工房後,即使是在製作陶器時,無論是一點一點手作石膏胚形時,或是邊燒製邊檢查釉彩上色等不停重複的動作之中,音樂仍是生活和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去程時飄著煙霧的山水,回程時從高松一路搭到松山,橫跨瀨戶內海橋上時的夕陽。

收到陶器時手做捏製的溫度,每一件碗盤邊角溫潤的線條,彎度,手感。

在工作室一隅擺放著的深皿胚模,是四國一帶當時快要開通的黃昏特快瑞風號列車(Twilght Express トワイライトエキスプレス瑞豐號,和九州之星一樣的頂級郵輪式臥鋪列車,於2017年6月17日開始行駛。)向安部先生訂製餐車上所使用的餐具*。現如今車子也已開通。尾巴則拜託安部先生替我們在相同造型的深皿上添上了手繪花草紋圖案的版本。

小豆盤則是個人最早期一見鐘情的安部太一代表作,用來盛放細緻的洋和菓子點心。

同樣尺寸的還有每件出窯後色澤都有所不同的深藍綠色小花皿。在一片乳白的器皿中作為點綴低調而安靜的存在。

收到實品之中後最為驚喜的燭台,溫潤的白釉和恰到好處的把手曲線、燭台紋路,如同西洋靜物畫中會出現的物件。有趣的是,當我告訴安部先生曾在巴黎的蒙馬特美術館中見過和他作品相似的古物展示時,安部的妻子,散文花卉攝影師椿野恵里子笑著告訴我,安部的海外旅行經驗很少,正計畫著2017的春天初次造訪歐洲。而在此之前儘管對西方充滿想像,他從未踏上過一個歐美國土。

牆上椿野恵里子的攝影作品,此外自幼生長於親近自然與花朵的環境中,工作室裡桌上的插花等亦都是出自妻子椿野恵里子的巧手。

瞧瞧安部太一的作品

*白釉深皿於黃昏特快瑞風號列車上,用於盛裝松江市出生上田幸治主廚的料理。
*部分圖片來自 安部太一


 


– 手作陶瓷器皿照顧小貼士 –

・使用洗碗機時,如未將杯盤固定好,
有可能因水壓沖洗造成器皿相撞而破損。

・高溫燒烤,烤箱等的使用會造成器皿的破損。

・不建議於微波爐使用。

・以粗陶土捏製而成的器皿,底部的觸感較為粗糙,
使用前可以砂紙輕磨處理可避免刮傷桌面。

・陶器本身材質特性上,有許多肉眼看不見的氣泡等小洞,
清洗後待完全乾燥再收納,以避免發霉等現象。

・盛放料理前將器皿以飲用水沖洗,讓水分填滿這些看不到的小氣泡,
水將形成隔離效果,使料理的水分和味道不易沾上器皿,料理會更好吃噢~

・燭台的設計是以預想直徑1cm左右,高度10cm 的蠟燭而製成的尺寸。
使用直徑過寬或過高的蠟燭有可能造成燭針無法固定,蠟燭傾倒的情況。

(*安部先生本人是使用dipam的蠟燭)

點與線的創作,來自馬德里的動態藝術飾品 Jorge Morales。

來自西班牙的飾品設計師Jorge Morales是個十分神秘的設計師,如果你企圖在google上打入 “Jorge Morales”,出現的搜尋結果十之八九不會和他相關。然而他也並非設計圈的新人,品牌創立至今已有超過二十年歷史得Jorge Morales,生性靦腆不善社交的性格讓他選擇做個低調安靜的設計師,專心只製作提供給專業買手的訂單(如倫敦的 Paul Smith 和巴黎的 Colette 等),諸如品牌形象媒體公關零售等事務,則是一概不碰。事實上,即使是買手的信件,Jorge 的回覆也是能簡潔就簡潔,不像一般制式的商業信件,十足十的藝術家性格。 Read More

老靈魂,老皮箱,黃金時代的旅行家們。

今天一早又去警察局報到,補交更新居留所需要的文件。巴黎眼見氣溫慢慢回升邁向夏天,卻又進入了梅雨季節,連著幾天大雨不停。前兩天介紹了巴黎大皇宮的 Monumenta 展,今天來寫寫拖了很久早已結束的 Louis Vuitton 展 volez voger voyager(飛翔,航行,旅行)。

☝︎…不要問我這究竟是幾萬年前寫的開頭

Read More

Fashion Through The Eyes of Amilus Chou

前陣子收到厄瓜多夥伴地震報平安的信後,我從衣櫥裡拿出了厄瓜多的巴拿馬帽帽,拍了張照。沒想到新加坡朋友太喜歡這張照片,便和我拿去放大印在報紙上…(咦?)
Read More

櫻花與學園的季節:januka校園工作室探訪。

四月,日本的櫻花如同約好一般盛開,從京都的哲學之道到東京的目黑川,街道河川灑滿粉嫩的花瓣。去年這個時候,尾巴商行的成員們也在日本,早晨民宿的窗邊悄悄灑進陽光,外面傳來熟悉的噹噹學校鐘響。在日本盛開的櫻花代表的不只是春天賞花時分,還有嶄新校園生活的開端。這一天,尾巴成員來到了淺草附近的一所老舊小學校舍,探訪曾在巴黎有過一面之緣的日本飾品設計師:januka的中村穣先生。

Read More

室內擺設,廚房篇

說好要寫的室內擺設,一拖拖了太久。其實不是不能寫,只是自己對目前家中的擺設裝修其實也沒到100分滿意,所以總拖拉著沒下筆。但想想這麼拖著也不是辦法,於是決定分著不同區域開始介紹,這篇先從廚房開始吧。

Read More

巴黎古董市集總篇輯

說好要寫巴黎的古董市集介紹好一陣子了,但由於以往去逛市集時大多時候都在逛,也不太會帶大相機去,儘管各大市集都去過不少次,卻沒什麼像樣的照片能用。恰好上個週六天氣晴朗,花了一天,帶上我的大砲伊莉莎白,從南到北跑了一遍,才算是完成了這篇巴黎古董市集的大綱總篇集。
Read More

常用的iPhone相片Apps。

最近走在巴黎的地鐵通道裡,經常看到的廣告之中讓我視線會停留的海報,應該是大大一張被漂亮地印刷出來的照片,下方只有小小一行”Photographié avec l’iPhone 6″的caption,iPhone 6的廣告。繼上一篇“Moment Of Paris”記事中稍微提到了作為部落客最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How do you make your living?”之後這次的文章便是在facebook page上預告過的,也是十分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關於”手機的照片是用什麼app調整修改呢?”的介紹。
Read More